春节特别策划|心在乡村脸在屏上:返乡人的老

2019-09-07 02:12:04 围观 : 158

  

春节特别策划|心在乡村脸在屏上:返乡人的老铁经济学

  

春节特别策划|心在乡村脸在屏上:返乡人的老铁经济学

  “我所有的梦想,都在这个养殖场,都在这里,我不可能去那里(出去打工)。”尚育康说。

  之前,他的想法并不能得到周围人尤其是乡亲们得理解:“别人在外头打工一个月挣两三千块钱都没有回来,你一个月挣好几万的能回来?”

  近两年,以抖音,快手为代表的短视频平台迎来了爆发式的增长。其中由于快手不扶持大V的原则,形成了一批丰富的UGC内容生产生态和乡村网红,尚育康就是其中一名。

  “我现在对自己定位就是用互联网思维来做农业,这是必然的一条路子。老一辈的话,他们的思维和理念完全跟不上现在这个时代了,靠他们来振兴乡村的话,是痴人说梦的。”黄金说。

  这一切都是他踏入大学时曾畅想的生活,“当时想得挺好的,就是说自己要好好混,一定要成功混出个人样。”

  初中毕业后,他便出去打工,辗转北京,苏州和福建,干过司机,呆过后厨,打开眼界的同时,也让他快速成熟,其中北京给他留下了难堪的记忆,由于客人赖账,他白白干了两个月。尚育康不想再过这种生活:“ 感觉那里条件再好,我只是一个过客而已。”

  黄金今年赚入口袋的只有一万多元,但折腾一年之后,他的想法也变得清晰,猪年打算好好运营起短视频,并开始融资来做厂房加工。

  三年前,他用打工攒的四万块回乡养鸡,成为了村里唯一的留守青年。爷爷奶奶非常不理解他,认为他应该出去闯荡,学门手艺。

  更多的感动来自给他支持的老铁们,每条视频下是几万的评论,给出阳光,正能量等鼓励,还有人在直播时给他打赏。

  伴随着智能手机成长起来的一代人,尚育康的网感好得出奇,敢于展示自己,最初只是关注一些养鸡博主了解养殖知识,后来觉得这种形式相对无趣,灵机一动想出了用鸡摆字的点子,积累了第一批粉丝,接着越拍越起劲。

  “更多的人肯定会猜疑你在干嘛,你是被腾讯开除了吗?那是怎么回事?”黄金说。

  但他说快手让他走出了心理上的第一步,刚从腾讯离职时,有整整一年,他在朋友圈彻底沉寂,“当时心里没底,又担心别人无法理解自己会去种地搞农业,腾讯有出去搞互联网创业的,但像我这样搞种植的还是第一个。”

  这条状态发出后的1个小时内,黄金收到了100多个赞,和几百条评论。大家都惊讶于他为什么突然转身下地干活。

  他花三个月的时间找了一片100亩的土地,开始种植无花果,现在他已联合村里数十户村民成立合作社,去年带动了100多名村民增收。“今年我面临的问题是怎么把这些无花果卖掉。”他说。

  黄金十分理解这种诧异,“毕竟之前你是坐在办公室面前,面对几千万的游戏用户”,结果一年后大家突然发现你“ 天天锄地”。

  这大部分要归功于他从2018年开始使用的一款短视频软件,一年前,经朋友介绍,他在快手上开始观看养鸡直播。后来,他时不时拍摄一些鸡场视频发到快手上,现在他名为“暖暖的惬意”的账号,已经累积了超过四十万粉丝,单条视频最高播放量高达一千三百万。

  面对质疑,黄金很快行动起来,给妻子吹了一年的“耳边风”后,又给妻儿留下了在成都5年的生活费,17年4月,他选择辞职离开腾讯。5月份,他独自回到阆中老家。

  而在这几寸小屏的助力下,新一代乡村网红已经学会用这十几秒来开拓他们的美丽新世界。

  据我国发改委2018年的数据,我国返乡创业人数已经达到740万。然而,和以往不同的是,在短视频平台爆发式地增长下,乡村和城市不再是没有交集的折叠世界,短视频给乡村人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关注,也带来了主流视野的目光。

  黄金出身在四川阆中乡村,半岁时,母亲去世。从小和父亲、哥哥相依为命,高中后,吃着百家饭长大的黄金,成为村里第一个大学生。

  但他名为“阆中古城无花果哥”的快手账号增长明显在起步阶段,只有不到两百个粉丝。

  随着春运小高潮的到来,数以亿计的人踏上返程归家之路。其中,大部分人在春节之后将回到被他们赋予希望的城市,但也有一部分人选择干净利落地告别,不再回来。

  现在的黄金隔三差五就要在朋友圈更新动态,“其实也想后面你也想通了,没什么,反正是自己选的,然后我既然敢选择了,我还有什么不敢展示出来的,整个人就慢慢转变了。”

  是留下还是返乡,是冲动还是追梦,这是每年春节前在一线城市的永恒的话题,只有经历过漂泊奋斗的人才懂什么是自己真正需要的东西。

  他们在快手上非常活跃,在这几寸小屏上,纪录的不再是所谓的底层农村残酷物语,而是他们努力创造的美丽新世界,还有返乡人独特的老铁经济学。

  尚育康现在是村里唯一的留守青年,他的朋友有的出去做厨子,有的在开挖掘机,有的在外求学。

  时间回到两年前,黄金是一名不折不扣的互联网人,每天九点,他都准时出现在成都腾讯的大楼里,开始游戏的内测,上线,商业化等工作。作为一名九年经验的游戏运营,他还曾参与运营过王者荣耀这样的现象级手游。下班后,他便回到成都的小家里,这里有妻子和女儿在等着他。

  但这一切在2017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,黄金迫切地想做些什么,想起从小帮助自己并资助自己上学的乡亲,希望能回乡闯事业。

  在朋友圈停更了1年多以后,黄金终于决定告诉大家自己在做什么。2018年5月,他在朋友圈晒出了他创业之初的大片土地和第一颗无花果芽,他称之为“希望之芽。” 他写道:“1年沉寂,10月精耕,100亩果园,只为向往生活。”

  今年春节,22岁的尚育康如往常一样忙碌,六点半他就起床去养殖场喂鸡,这样的过程在中午和下午还要重复一次。不过他的心情要比以前轻松不少,就在今年,他的养鸡事业迎来了扭亏为盈的曙光,今年他赚了有十万块钱。

  第一次出镜,他捧着无花果,非常不自在,来来回回录了有二十多次。但后来,他慢慢放飞自我,不仅学会了直播,还会时不时带着女儿拍些日常小视频,现在他的单条视频播放量已经比早前涨了一倍。

  爆发的流量将这位96年的少年送上风口,突然之间,尚育康红了,流量不仅给他的事业带来了转机,也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关注和斑斓世界。

  “我虽然很苦,但很快乐。他们会觉得出去打工,一个月挣四五千很满足,但我这一代已经和他们不同。”尚育康说。

  1个月前,他在北京接受了央广的一次采访,他在朋友圈感叹:“好激动!这辈子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被采访!”

  快手行动项目负责人张帆表示,拥有1.6亿日活的快手已经成为越来越多个体和中小组织所选择的创业平台。据其数据显示,2018年,超过1600万人通过快手平台增收,其中340万人来自国家级贫困县区。

  现在,尚育康的养殖场已经有四千只鸡,这是他三年下来的全部心血。亏损两年后,尚育康从今年开始赚钱,原因是快手让他的销售量提高了百分之三十。

  黄金先前用快手追过一个叫“河南二黑”的用户,二黑曾一个人徒步川藏线,给黄金留下了深刻印象。10个月前,黄金也学着二黑记录自己的旅途一样,开始在快手上记录他种植的点滴,并学会从幕后走到台前。

  流量和镁光灯没有冲昏他,今年他赚了十万块钱,被问到如何计划花掉时,他表示要还债,剩下的继续投入养鸡。“现在还穷得叮当响。”他说。

  我国返乡创业人数已经达到740万,而据第六次人口普查,中国农村人口有6.74亿,所幸在短视频的记录下,他们逐渐收获了原本聚焦于五环之内的主流目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