枞阳美食:冬日萝卜最清欢

2019-08-07 00:01:55 围观 : 106

  

枞阳美食:冬日萝卜最清欢

  新鲜生萝卜,长在地里,偶尔拔出一棵,生吃,脆生生的,微辣中夹着微甜。尤其是经过几场厚霜的洗礼,生萝卜越发的甘甜。俗语“吃萝卜,剥一截吃一截。”这里讲的准是生萝卜。

  新鲜萝卜吃不完,一般家庭就用来腌制。像萝卜条萝卜干萝卜菇子什么的,都是干法腌制。将新鲜萝卜洗净切条切块切半个圆形的,那就全凭你自己的喜好和意欲了。晒到迟不头干(“迟不头”:土话,大概是晒个六七分干)时,收回家准备腌制。腌制时,先用手将萝卜条用劲揉,揉至稍许出水时,再添加适量的盐巴,撒上五香粉,再揉。注意,此时只能轻轻地揉了,只要把盐、五香粉和萝卜条揉均匀就可以了。把准备好的萝卜条放进养水坛或者玻璃瓶里,一层一层压紧实。大概半个月后就转味了,转味其实就是腌好了,能吃了。当然,用养水坛腌萝卜条最好。因为,腌制过程中需要经常换水,所谓养水,其实就是这个意思。小时候,家里经常把腌制好的萝卜菇子作为碟子料,用来招待尊贵的客人。我们几个小伢子也是巴不得家里天天来客人,这样,就可以得到奶奶赏给的萝卜菇子吃了。

  还有一种盐水萝卜。就是把萝卜放进水缸里,配以适量的盐,加上清水,放置一定时日。在萝卜自己接收盐巴浸润的同时,需要用一根木杵隔三岔五地去捣,以帮助萝卜更好地吸收盐分。这种方法泡制的萝卜,我们也谓之水萝卜或者烂萝卜。腌好的水萝卜,切成大条块佐以辣椒糊煸炒,是下饭的小菜。烂萝卜具有清热降火的作用,放饭锅头蒸着吃,家里条件好一点就再放小半勺猪油,吃起来就会更加顺滑,也是一道不错的美味。至于那种认为出蛆的烂萝卜最好,其实应该是一种错误认识。

  这些都是关于儿时萝卜的记忆,不去说它也罢。如今人至老年,比起儿时喜欢凡此种种的萝卜美味,我更喜欢萝卜炖白菜,简单,营养,养生。经过岁月的打磨,我终于读懂:萝卜白菜岁月长!不过,记忆中的冬日“清欢”,始终难忘,始终挥之不去。

  新鲜萝卜烧小米虾,是我小时候最爱吃的一道美味。那时,河沟里有的是小米虾。只要你不懒,拿虾趟(一种专抓小鱼小虾的工具)到村前屋后的沟沟汊汊里去捞,一捞一个准,时间不长,绝对能捞它个小半桶米虾。我们把这种抓小虾叫作“推虾子”。回来后,将小米虾跟新鲜萝卜一同煮了,那个鲜,简直无与伦比。当然,抓不到小米虾,也可以割斤肥肉,猪肉炖萝卜,油而不腻,汤用来泡饭吃,那就是儿时不可多得的享受了。清炒萝卜丝,再配些大蒜段,清丝丝的,也是不错的一道菜肴。

  还有干萝卜丝,也是冬天家里偶尔吃的一道好菜。奶奶将洗干净的新鲜萝卜切成细丝,放在太阳下晒干收储。吃时,抓一把干萝卜丝用温水泡发待用。等到萝卜丝完全苏醒涨满后,控尽水分,装在蓝边瓷碗里,上面用切得薄薄的腊肉覆盖好,放进锅里大火蒸。由于火的作用,把腊肉中的油脂蒸出来,然后被萝卜丝所吸收,从而导致腊肉不油腻,萝卜丝爽滑润口,非常地好吃。当然,这道菜,家里不来人,平时是舍不得吃的。